塌菜馍!居然塌出来一段波澜壮阔的文化自信

作者 宋朝

人闲嘴馋。

2020年夏至日,正赶上"天狗吃日",看完了天文奇观日环食,踅摸着晚上吃点啥。麦收后连着下了几场雨,冷不防空地里长出不少苋菜,鲜嫩的苋菜,自己激活了胃的记忆:有了,塌个菜馍吃。

塌菜馍!居然塌出来一段波澜壮阔的文化自信

叫来几个农民工到地里掐苋菜,说的是掐,并不真的像学校录取优等生一个只要尖部,也许是刚刚开始生长,几乎所有苋菜的根部都能掐出水来。

掐来一盆子苋菜,放在自来水淘洗了几遍,也就变成了所谓的放心菜了。

其实菜是否让人放心,不在于淘洗了多少遍,要看其是否生长在让人放心的环境中。在一个几百米之内没有工厂、没有畜生、没有排污管道、没有喷洒农药的所在,新生的苋菜除了见过几个农民工和野鸡、野兔外,几乎和现代的化学世界和化学农业没有一点实质性接触,即便雨点溅起的泥点还附着在苋菜的叶背,还是比大城市超市里的菜蔬干净许多。

塌菜馍!居然塌出来一段波澜壮阔的文化自信
塌菜馍!居然塌出来一段波澜壮阔的文化自信

擀好面皮,先将第一张放进加热的电饼铛里,从盆中夹出依旧支棱的苋菜平摊在面皮上,再把第二张面皮蒙在苋菜之上,扣上盖子,所谓的"塌"就开始了。

塌菜馍!居然塌出来一段波澜壮阔的文化自信
塌菜馍!居然塌出来一段波澜壮阔的文化自信

本来支棱着的苋菜遇热后迅速疲软,仅仅几分钟的时间,揭开盖子,一个菜馍的雏形就出来了;炊事员将菜馍翻个个儿,最下层的面皮已经失水变干,整张上布满了金色的点子。咽了一口口水,再次盖上盖子,再次揭开的时候,水蒸气齐呼呼地充满了厨房:这张苋菜菜馍熟了!

塌菜馍!居然塌出来一段波澜壮阔的文化自信
塌菜馍!居然塌出来一段波澜壮阔的文化自信

把一张菜馍切成四牙,蘸了提前捣好了蒜汁,吃。

塌菜馍!居然塌出来一段波澜壮阔的文化自信

吃相难看,此处省去300字。

忽然想起大家口中"ta菜馍"中"ta"字的写法,脑子里没有准确的印象,随之从手机上从"度娘"那里找结论。

塌、溻、拓,只有这三个字的解释有点靠谱,究竟用那个,还是无决。

办公室有一本砖头般的现代汉语词典,从一声到四声把所有的"ta"字都看了一遍,溻与水或者汗水相关,但做菜馍的过程是失水,不对;拓的结果是要把拓与被拓分开的,也与菜馍的夫妻白头不分离不相干,也不对。

唯有塌字意近。

苋菜刚刚入锅尚是支棱着的,也就是说有一定的厚度;遇热后疲软,有塌陷、凹下的物理表现:塌,就是它、只有它了!

吃是一种文化,文化就在民间,学会塌菜馍,增加文化自信。

吃了四牙菜馍,有点撑。